滤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尚福林新股发行实行注册制没时间表

发布时间:2020-03-11 12:12:31 阅读: 来源:滤膜厂家

尚福林:新股发行实行注册制没时间表转载cyzone导语: 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我接触股票市场最初的机会是,当时在中国人民银行工作,到成都的红庙子市场去看了一次,对这些事情接触的还不是太多,只是感性上有这么一个认识。当时到那里去

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

我接触股票市场最初的机会是,当时在中国人民银行工作,到成都的红庙子市场去看了一次,对这些事情接触的还不是太多,只是感性上有这么一个认识。当时到那里去看后,有一种感觉就是这种方式活力很大,另外也感觉到这种方式肯定是难以持续的,因为它没有一个很规范的做法。

感知中国证券市场萌芽

记者:您是如何与金融工作结缘,并出任证监会主席的?

尚福林:我1973年就到银行工作了。我是从部队回来以后, 1973年到人民银行的北京分支处工作。干了几年以后,当了分支处的主任、支部书记。后来,恢复高考,考大学。那个时候考大学确实没有考虑过选什么专业,是不是选金融专业等,因为那个时候没什么可选的,只要考上能上就行,结果学了金融。大学毕业以后,分配到人民银行总行。从1982年起一直在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工作,直到2000年2月,我从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的岗位调到中国农业银行总行当行长。2002年底,出任中国证监会主席,一直到现在。

记者:当时,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很多人感到这个国家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当时是什么样的东西让您感觉这个国家要发生变化了?是街上有小商小贩了?还是看了哪篇文章让您感觉这个国家要发生变化?

尚福林: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的时候,我还在学校。那个时候,学校里还是比较敏感的,认为三中全会实际上确定了中国今后的发展方向。中国要改革,要开放,对这一点是有认识的。但至于怎么发展,当时是没有办法预测的。从学校的教材来看,开始慢慢变化。一开始学校还是完全按照计划经济体制教学;学金融、学经济,主要是学计划经济的相关内容。银行方面还是学怎样按照计划发放贷款。在学习后期,学习的内容开始改变,加入了一些西方经济学的内容进来。我那个时候对西方经济学比较感兴趣,对市场经济开始有所了解。

记者:您第一次听到股份制、股票是什么时候?是在学校里还是毕业以后?

尚福林:这是在毕业以后。我接触股票市场最初的机会是,当时在中国人民银行工作,到成都的红庙子市场去看了一次,对这些事情接触的还不是太多,只是感性上有这么一个认识。当时到那里去看后,有一种感觉就是这种方式活力很大,另外也感觉到这种方式肯定是难以持续的,因为它没有一个很规范的做法。当时看到的就是人山人海,同时被告知不能照相,而且最好也少问,好像在搞什么地下活动似的。街边的小桌子上摆着各种各样的股票,就在那里买卖。我首先的一个疑问就是,买股票的这些人拿的这些股票,有信用保险吗?这些股票到底是真是假没有人鉴定。当时,一个企业能发行股票或是债券,是因为这个企业是有信用的。有信用,老百姓才能买股票。当时就觉得股票市场要发展,要成熟起来,必须要走一条规范发展的道路。

记者:您个人呢?您个人职位上,生活上的改变呢?

尚福林:我个人是从农业银行行长调任证监会主席,实际上是很大的跨越。过去由于长期从事金融工作,对资本市场是有一些了解的,但是了解得不深。我到证监会以后,看到有媒体发的一篇文章,叫做《尚福林为什么来坐火山口》,看了以后我觉得很惊讶。把证监会主席这个位置比做火山口!证监会主席的这个位置确实是不好坐的。因为证券市场本身是处在改革中比较前沿的地带,直接面向公众,证监会的所作所为都要接受市场公众的检验。证监会在其中做的重要的事情就是平衡市场各方的利益,就是说要公正。在这个过程中,要特别注重保护中小投资者和公众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因为他们是最容易受到损害的。

当时面临的这个市场,投资者信心不足,市场各种各样的压力是比较大的。到了证监会以后,确实有些地方是感觉比较陌生的,所以比较重视调查研究,要了解情况。而且在这个过程中,经常提醒自己,要认真去研究市场的规律到底是什么。

对于我来说,担任证监会主席,确实是非常大的挑战。现在看,这种挑战也还是非常巨大。因为面对的是一个新兴加转轨的市场,面对的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建立资本市场。我国资本市场的建立和发展,确实是一件前无古人的事情。从早期市场制度的设计,到后来市场的推进和改革,所有的市场参与者都在做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就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推进资本市场。这个是以前没有做过的,也是我们共同面临的挑战。对于这一点我有清醒的认识,所以在做事情的时候,力求从中国市场的实际情况出发,吸收借鉴国际上成熟的经验,谨慎积极地解决市场存在的问题。

资本市场服务国民经济的作用已经发挥得很明显了。不仅仅是帮助企业筹资,而且对企业的改革、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的完善,都起到非常大的推动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最值得纪念的就是资本市场本身。

资本市场本身值得纪念

记者:在您看来,中国资本市场走过20年,最值得纪念的是什么?

尚福林:我倒是觉得,中国资本市场和其他国家的资本市场有明显的不同。我们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建立了资本市场。它运行的许多重要基础和其他国家是不一样的。值得纪念的,就是我们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发展市场经济,发展资本市场。而且中国资本市场非常成功,从一开始的探索、建立,逐步改革开放,一直发展很快。资本市场服务国民经济的作用已经发挥得很明显了。不仅仅是帮助企业筹资,而且对企业的改革、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的完善,都起到非常大的推动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最值得纪念的就是资本市场本身,是在社会主义经济体制下建立了资本市场,从各个方面去探索。到现在为止,应该讲它是健康发展,而且取得了令全世界瞩目的成绩。我个人觉得这是最值得纪念的成绩。

记者:回过头来看,您当年已经在红庙子市场看到了那样一个热火朝天的场面。当时您有没有想过,将来您自己可能会成为这个市场的某一个参与方或者管理者?

尚福林:实事求是地讲,当时是没有想过的。因为我在人民银行一直是从事计划资金工作,现在叫做货币政策。这方面做的时间最长。到证监会工作,在当时的情况下是不会想到的。

记者:您当了中国证监会主席以后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您还记得吗?

尚福林:到了中国证监会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交易所去做调查研究。因为当时的市场情况是,2001年市场出现大幅下跌,市场信心明显不足,投资者有各种各样的议论。当时就有人提出来,市场还不如赌场;也有人提出来,说要推倒重来。我到证监会以后,首先是要充分了解情况,所以就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考察。在调查过程中,听取多方意见,对市场做了深入的分析,并做出判断。

当时的感觉,一个是市场信心不足。当然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市场意见比较大的是国有股、法人股不能流通,对于这个问题什么时候解决、怎么解决大家都没有底气,这影响了投资者对市场的预期。

还有一个就是证券市场基础制度建设不足,市场的约束机制不健全。发达国家的资本市场有几百年积淀,已经形成了相对成熟的市场投资文化,同时也是久经波折,形成了一套相对完整的监管制度。他们也在不断发展,在这次金融危机以后也在不断改革。中国资本市场是建立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背景下的,一方面要建立符合市场规律的基础制度,另一方面,这些制度又要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特殊的体制环境。这个挑战是比较大的。

再一个就是市场机制,主要体现在市场文化层面,比如投资者的行为。投资者如果对自己的投资研究得很透彻,不去跟风,这样的市场行为就会较为理性,市场本身就形成了对参与各方的约束。

当时通过调查研究就意识到:首先,政策需要调整,需要保护散户投资者的合法权益。要使投资者有一定的分红收益,使资本市场有赚钱效应,至少使一部分投资者能赚钱。其次,要加强市场基础建设。我们这几年一直在强调这点。我认为,这是一项长期工作,因为我们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条件下建设资本市场,资本市场和其他国家资本市场有不同的地方。

我觉得中国证券市场有几个比较明显的不同:一是股权结构,我们以国有股为主,包括一些私营企业,都没有经过系统的股份制改造,私营企业相当一部分是家族企业,它们离规范的股份制企业也有距离。第二就是投资者群体,我们是以散户为主的市场。当然,这几年机构投资者发展很快。第三就是诚信文化与股权文化。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阅读全文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回购利率

工资税率表

财务信息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