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为袁崇焕守墓400年

发布时间:2020-07-13 15:29:45 阅读: 来源:滤膜厂家

佘幼芝焦立江夫妇。王腾腾 摄

这是一座自从1949年之后,北京城里唯一存在的未迁出的古墓。

1630年,抗清将领袁崇焕被磔刑处死后,袁将军的一名佘姓部下当夜冒着满门抄斩的危险将袁将军的头颅取走,葬于自家宅内(现在北京广渠门内东花市斜街52号院),并命佘家子孙世代在此守墓。守了一辈子墓的佘幼芝已经76岁了,她是第十七代守墓人。

2002年,国家将保护袁墓的责任从佘幼芝手里接过来。她很期待再次回到袁墓居住,因为她的家族在这里守护袁墓将近400年。

或许,佘幼芝是守护袁崇焕墓的最后一个家族成员。但佘幼芝老年之时痛失的爱子的骨灰,埋葬在广东袁崇焕故乡的衣冠冢边上。400年前佘氏祖先对将军不离不弃的承诺,以这种方式成为永恒。

家族的特殊遗产

佘幼芝的祖籍是广东顺德,现在的她却一口地道的京腔。

北京城建都的历史有800余年,而佘家在北京守墓的历史就有近400年。

佘家先祖当年立下三条祖训:佘氏子孙一不许南下回乡,二不许做官,三要为袁崇焕守墓。

几百年来,佘家人跨越了五个世纪的守墓史,到佘幼芝已经传至第十七代。

1970年,本应顺理成章成为第十七代守墓人的佘幼芝堂兄不辞而别,才将守墓的担子撂在了年轻的佘幼芝肩上。佘母本有十个孩子,其中六个是男孩,然而她的九个兄弟姐妹却先后早故,只剩佘幼芝一人。佘幼芝成为了唯一一个能把佘家事业继承下去的人。

虽然继承守墓是个意外,但佘幼芝对这份职责并不陌生。她自小就听着佘家的守墓故事长大。自从乾隆皇帝为袁崇焕平反并为其修墓、建祠后,袁祠一直得到历代志士的敬重。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叶剑英等都曾去祭扫袁墓。

佘幼芝的守墓事业有着与她的祖辈不一样的轨迹—一个新时代到来了,伴随着社会制度与风俗人情的巨大变迁,这区别于家族任何一代人遭遇的历史境况。何去何从的问题在佘幼芝心中没有任何概念,祖训中的遗训就是一切坚持下去的理由。

京城内唯一古墓

1952年,北京市规划迁移城内所有墓地,袁墓也在迁移之列。叶恭绰、柳亚子、李济深、章士钊等文化名士联名上书毛泽东,呼吁保护袁墓,毛主席批示“如无大碍,应予保存。”袁墓古迹得以留存,从此成为京城里唯一一座没有迁出的古墓。

但文化大革命的到来摧毁了佘家人的祖业,红卫兵闯进袁祠,将墓碑推倒并将坟墓掘开。再后来这里成了大杂院,佘幼芝一家被挤到西边一个不足十平米的小屋—那屋子原来是她家的羊圈。

“很难受,但我还守在这里,就感觉挺满足。”佘幼芝说。佘幼芝在这时候仍然是没有太多抱怨的,但丈夫焦立江此时还没对守墓滋生出太多的热忱与理解,焦立江此时对于袁崇焕还是一无所知。但佘幼芝的一首诗将两人之间的隔阂驱赶出了他们的生活。

佘幼芝写下了这样一首诗:“……袁帅舍死保北京,英雄事迹传美名。独守陵园思哀情,代代相传元素情。苦守陵园三百载,谁知我氏心中情。”一句“谁知我氏心中情”让焦立江感动不已,理解与支持战胜了生活的艰苦。焦立江白天工作,晚上帮助佘幼芝写材料,呼吁修缮被毁坏的袁崇焕墓。焦立江的热情已经高过了佘幼芝,直到现在都是如此。在焦立江他们家里,有关于袁崇焕墓的资料堆满了书橱、书桌以及墙角。

在奔走呼吁修缮袁崇焕墓祠的过程中,北京市崇文区文物局、区政协,北京市文物局、市政协,全国政协,市委宣传部、文化部……所有能与袁祠恢复沾上点边的单位佘幼芝夫妇都跑了个遍。经过多年的奔走,终于在1984年,袁崇焕祠墓被列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2002年,袁崇焕祠墓得以大规模翻修,正式对外开放。

墓园与家园

袁崇焕墓的修缮终于尘埃落定,但翻修之日却成为了佘幼芝的伤心之时。根据北京市文物保护的相关法规,文物保护单位内不得有居民居住,不得有烟火。因此,搬出袁崇焕墓是佘幼芝不得不选择的道路。

佘幼芝的决心与奔走换来了袁崇焕墓的修缮。在北京市相关部门的主导之下,袁崇焕墓在2002年修缮完毕。正是这些部门与佘幼芝个人的努力才换来了袁墓的修缮。这一年佘幼芝含泪离开守了一辈子的墓园。

佘幼芝觉察到,国家行为的介入,让固守传统的“家族行为”与国家同步,对保护将军墓而言是一件好事。尽管佘幼芝内心希望坚守祖训把守墓当成终生奉献的事业,与袁崇焕墓朝夕相伴。佘幼芝说,守墓人离开了这里,就像丢了某种东西。

焦立江拿出一张袁崇焕墓的地图说:“袁崇焕墓就在他们家里,这一片地方以前都是他们家的,叫佘家湾。”根据地图上的标识,袁崇焕墓祠的面积要比现存面积大很多,“佘家湾1号,占地1.28万平方米”。

自己奔走多年终于有了结果之后,佘幼芝却要为了“大义”而离开:“如果佘家不搬,其余人家也一定不会搬。”作为袁崇焕墓的守护者,佘家人却要第一个离开,展示着另一种忠诚。

签署搬迁协议当日,佘幼芝泪如涌泉。

永远的守墓人

搬出住了几十年的房子后,政府按照正常拆迁户标准为他们在离袁墓4公里远的金鱼池小区内安排了新住房。然而老两口却一次也没有去住过,总觉得这是靠离开袁墓换来的。

2003年,袁崇焕故乡广东东莞水南修建袁崇焕纪念馆,水南村邀佘幼芝夫妇南下去守护袁将军的衣冠冢,但佘家祖训却让佘幼芝拒绝了这份邀请。儿子焦平考虑到父母年事已高,表示愿意放弃在苏州的工作,接受这份差事。佘幼芝曾偷偷拉着儿子问,到底愿不愿意做报酬这么低的工作,焦平说:“您不是说,我们守墓不是为钱?!”

儿子的回答让佘幼芝放了心。然而2003年6月24日,焦平却因为车祸猝然离世,年仅28岁。

焦平的骨灰被焦立江和佘幼芝送往广东东莞,置于袁崇焕的衣冠冢旁,成为300多年来继佘家先祖之后,第二个葬于袁将军墓旁的佘家人,以这种方式延续着佘家守墓的使命。

夫妇俩将肇事司机所赔偿的2.8万元悉数捐给袁崇焕纪念园。佘幼芝说:“我儿子永远守下去了。”

每年清明节更是佘家的“大日子”,这天佘幼芝会准备好供品,主持规模浩大的祭祀。可这些却离老人越来越远了,疾病不断侵扰着佘幼芝的身体,现在的她走路已经非常困难,丈夫焦立江年事已高。今年3月26日的祭祀活动,佘幼芝本人因病没有出席。

佘幼芝离开墓园已有12年,文物部门在袁祠里给老人准备了一间办公室,但不能住人。

佘幼芝由守墓人变成了一个常人。这或许意味着,佘氏家族履行了数百年的义务和责任后,告别袁崇焕将军之墓。(记者 王腾腾)

深州设计西服

铜陵西装制作

南昌西服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