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削铁如泥的爱情卧虎藏龙[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38:48 阅读: 来源:滤膜厂家

《卧虎藏龙》里的爱情才是真正的两刃剑,一个是藏而不露,一个是羞而不答;一个是粗犷奔放,一个是叛逆不羁。这两种东方不同方式的坚韧的、美好的爱情,在江湖或者说现实的宝剑之下,像泥巴一样被削为尘埃。

谁让你那么含蓄呢?谁让你那么张扬呢?这可真是“面对情呐,再大的英雄也是莫可奈何啊!”

故事

故事发生在清朝年间,两位来自不同背景的传奇女子。她们一个是官宦千金小姐,狂野的心令她成为声名狼藉的女贼;另一个是显赫非凡的女镖头,俗世礼教使她成为爱情底下的弱女。命运将二人推至亦敌亦友难解难分的不归路上。

素以强悍干练着称的新疆玉总督调任京城,立誓要肃整纷扰的北京,古城上下黑白两道一时间人心浮动,而玉总督华美雍容的独生女玉娇龙也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

京城贝勒府经常举行的武术切磋,使得这里既是高朋满座的会所,也是流言蜚语的场所。这天贝勒爷请玉总督看他珍藏的宝剑,这把削铁如泥的宝剑是神秘传奇的剑客李慕白赠送给他的镇宅之宝。当天晚上宝剑就被盗失踪,无疑是对新总督权威的一种践踏,贝勒爷忙请李慕白的师妹俞秀莲追查宝剑的下落。

俞秀莲发现京城里新来卖艺的蔡氏父女很可疑,他们一直在总督府前叫骂一个叫碧眼狐狸的要犯杀手。玉娇龙被逼与京城卢氏官宦联姻,正与自己的贴身阿姨吵得烦躁,忽然决定叫蔡氏父女进来献艺,蔡父趁机用计,却没有发现玉娇龙有武功的迹象。很快他们收到神秘的帖子,原来蔡父是巡捕,一直为报妻仇在追杀碧眼狐狸。就在他们差点得手之际,一个蒙面人出现,不仅抢走碧眼狐狸,而且杀死了蔡父。这个蒙面人正是到贝勒府偷剑的盗贼。俞秀莲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第二天,玉娇龙得知事情真相时一切都晚了,她不知道从小一直服待她陪她习武的阿姨,是个臭名昭着的冷血杀手,实际上她伺候玉娇龙,是想得到玉娇龙的师傅留下的武功秘籍。内疚的她愤怒地赶走了碧眼狐狸。

俞秀莲向蒙面人挑战,因为对方招式怪异略显下风,此时李慕白突然冒出,蒙面人只好忽然退却。俞秀莲的未婚夫曾经为了成全俞、李两人的情缘,而自愿在一场恶战中牺牲,没想到他的高尚之举反而使两人从天作之合变成了冤家。李慕白也为宝剑而来,他发现蒙面人竟有同门武艺,俞秀莲拒不告诉真相,让他别管她的事。俞秀莲上门拜访玉娇龙,她们早就在贝勒府相识,玉娇龙十分欣赏俞秀莲的修炼与风采,向她倾吐姻约的无奈,俞秀莲直言相劝:即使不幸福也不该做出鲁莽的事来。她走后,玉娇龙的闺房里出现了一个蒙面客:罗小虎边疆的他打劫了玉。四年前,号称“半天云”叱咤边疆的他打劫了玉夫人的轿队,年青气盛的玉娇龙与之较量,沙漠千里追杀三天,竟成了一对鸳鸯。两个人地位悬殊,罗小虎发誓要干出一番事业。他这次来是要小姐和他私奔的,而且他已尽知这位小姐在京城所做的一切。

这天夜里,宝剑就如同它神秘的消失一样又神秘地回到了贝勒府。

第二天,总督府千金小姐的喜日,让粗犷直爽、敢恨敢爱的罗小虎搅了个天翻地覆,他公然指责玉娇龙是他的,已非待嫁之身。晚上,卢公子发现他的新房里只留下新娘嫁衣,同时贝勒府的宝剑再次失踪。

这一天,玉总督彷佛一下子老了十年。

没用多久,玉娇龙便成为江湖令人闻风丧胆的独行剑客,自由令她晕眩,杀人毫无顾忌,有时竟使乡村清野之人都不寒而栗。她的恶名使她完全孤立,从村民到巡捕,从黑道到白道,所有的人都追杀她。她也渐渐地明白,宝剑不仅没有给她带来自由,反而使她被血腥的欲望捆死,连母亲去世也不能前去吊唁。

此时,京城黑道头目,碧眼狐狸,还有卢公子都因对玉家的仇恨结成同盟,一直女扮男装的玉娇龙被他们手下的人识破了真面目,于是他们写下她的全部罪行,并迫使玉总督在上面签了字,从而完全控制了京城。

李慕白和俞秀莲也都在查找玉娇龙,李只是为了保全师门,而俞则是想拯救她。有一天,玉娇龙因为思念心切来京城打探消息,不意被一群信差捉去送官,俞秀莲入狱救了她,玉娇龙在俞家养伤修养,逐渐从这位师姐的为人理解到侠义的真谛,自由与自制的关系。以为俞秀莲不想吐露自己的内心的悱恻,玉娇龙觉得她没把自己当朋友,最终还是出走。

不久,玉娇龙因阻止一群土匪的抢劫阴谋而遭困,李慕白将她救走。李慕白原来和玉娇龙是同门弟子,很早就觉得这个学武奇材身上有一种不祥,曾劝师傅不要将最后的秘籍教给她,而碧眼狐狸当时是师傅的妾,听到李慕白所说的话,更是对小女孩用心良苦。之后,玉娇龙果然做了一件坏事,她因师傅不肯教她,她自己留下了偷抄的一本,烧了秘籍,碧眼狐狸看到玉娇龙烧书却一直没有说出。此时,李慕白清理门户,收回宝剑和秘籍,进而把玉娇龙送回夫家卢府,引得俞秀莲和他大吵了一架。铁锁在身的玉娇龙从无耻下流的卢公子处得知了这帮恶党对父亲所做的一切,屈辱与悔恨交加,而碧眼狐狸挑拨离间说他们和李慕白是一伙的,因此她更加仇恨李慕白。

一直藏匿于京城的罗小虎不顾一切闯进卢府,把刀放在卢公子的脖子上,让他撕毁了玉总督的认罪书,打开了玉娇龙的锁链。她一获自由,出手便杀了父亲这些所有的敌人。等她赶到父亲身边,发现他已经生命垂危,总督说她若生为男就是好儿子,他不原谅她是个坏女儿,盼望她能为己清白。

玉娇龙出城与罗小虎会合遇到了李慕白,她不知他是俞秀莲派来救她的,即刻大打出手,俞秀莲含泪向玉娇龙挑战,不得不教训她了。这场憾动人心的大战以玉娇龙受伤结束,俞秀莲对她说,她如不锻炼自己的精神信念,自己仍会找到她而且打败她。

最后在和碧眼狐狸的交手之中,李慕白为救玉蛟龙身中毒针即将死去,俞秀莲和受伤的李慕白终于互相表达了爱慕之情。玉娇龙在武当山找到了她的情人罗小虎,玉娇龙拒绝了与罗小虎同回新疆,纵身跳入了深潭。

赏析

伴随着玉娇龙纵身的一跃,去寻找她的爱情理想和愿望,这段爱情故事里卧的虎和藏的龙“练神还虚”了。那么,此中的龙虎到底是什么呢?也许不只是我们所理解的爱情,也许是玄妙的道,潜伏的欲望,易结的情恨,难解的恩怨,也许是世间许许多多我们不能知道和我们无法掌握的东西……可我们不可能排除爱情就在其中。故事一开始,李慕白就在“此次闭关修炼的时候,一度进入了一种很深的寂静,我的周围只有光,时间和空间都不存在,我似乎触到一种师傅从来没有指点过的境界。”秀莲说:“你得道了。”李慕白却说:“我没有这种感觉,因为我并没有得道的喜悦,相反的,却被一种寂静的悲哀环绕,这悲哀超过了我能承受的极限。我突然间没有办法再继续……有些事情我需要想一想。”他进入了道教中所谓的化境之后,反而不能承受,到底是何原因不能让他为得道而开心?他说:“一些心里放不下的事……”什么事?什么事让他到达了化境还放不下?俞秀莲慌乱地对王爷说:“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吗?不。王爷说:“不要害羞。你们的感情我是知道的,只是你们太小心翼翼了,都不敢向对方承认这份感情,白白地浪费多年的光阴。”王爷一语道破天机,原来李英雄放不下的事情竟然是爱情!

他们的爱情是非常特色的中国式的爱情,微妙得大到可以为对方献出生命,小到一个眼神一句话都很体贴入微,就是不用语言来表达。特别是他们之间那种因拜把子兄弟为自己而死的“侠义”,那种“朋友妻不可欺”的道德观念,以及那一纸和死去的人的婚约,更加注定了两个相爱的人,不能冲破层层羁绊,堂皇地走到一起的悲剧。这种爱情固然是美妙和善良的,但同时也是残酷的。以至于李慕白能从这残酷的克制中,悟出了“我们能够触摸的东西,没有永远。师傅一再地说,把手握紧,里面什么也没有,把手松

开,你拥有的是一切”的玄妙的人生、爱情哲理,尽管他理解俞秀莲的“压抑只会让感情更强烈。”

是的,压抑只会让感情更强烈。与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玉娇龙和罗小虎的爱情,他们就不会去压抑,他们具备一切年轻人青春期的特点,冲动、叛逆、有自己独立、独特的人生观和爱情观,他们不会听从命运的摆布,他们会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而追求。他们从小就具备着一种新生代,或者说后现代的特征。

罗小虎在“小时侯,有一天夜里,我看见天上落下千万颗星星,我想它们都落到哪里去了?我是个孤儿,我就一个人去找星星,我想如果我骑着马到了沙漠的另一头,我就可以找到它们了,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在大漠中奔驰……”这种追求直到遇到了玉娇龙,他终于明白“如今我已经找到最亮的一颗星星了。”他说:“小龙,我要你做我的女人。我一定要干一番事业,让你的爸爸妈妈看得起我。我们这里有一个传说,如果谁从那个山上跳下来,天神就会满足他一个愿望。很久以前,有一个人的父母病了,他就从山上跳下,结果没有死,一点伤都没有,后来他漂泊到一个地方去了,在也没有回来,他知道他的愿望实现了,真心就会实现。我问过老人们,他们说是心诚则灵。”看到这里,仿佛我们眼前的不是处在大清帝国的一对少男少女,而是就在我们身边发生的故事和呢喃一样。这种人生追求、爱情理想恰恰迎合了个性张扬的玉娇龙的口味,当然更迎合了当代的少男少女的习性,“结婚固然是件喜事,要是能够自由自在地生活,选择自己心爱的人,用自己的方式去爱他,那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幸福。”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