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亚当珀森房市走软对中国经济的拖累有限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20:06 阅读: 来源:滤膜厂家

亚当·珀森:房市走软对中国经济的拖累有限

金融危机发生后,发达国家的央行实施了前所未有的宽松货币政策,如今危机过去将近6年,全球经济开始复苏,各国央行的货币政策产生分化:美联储宣布缩减量化宽松规模,长达5年的超低利率也面临上升;在低通胀和低增长泥潭中挣扎的欧洲仍在考虑实施更多宽松措施提振经济;日本安倍经济学的效应初现,经济步入正轨,终结了长达15年的通缩。

未来全球经济需要什么样的货币政策来支撑?第一财经电视在上周末召开的上海论坛上,就全球货币政策的走向,及对中国经济的预期等问题,专访了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亚当·珀森。

美联储何时升息

第一财经:去年底,美联储刚开始宣布缩减量化宽松的时候,你发表文章说这可能是个错误。考虑到现在美国经济复苏的状况,你还坚持当时的看法吗?

珀森:当时我说这是个错误,但不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因为在2009、2010年的时候,美国经济离复苏还很远。我现在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是对的。缩减量化宽松的时机仍然不成熟,更不用谈升息了。

我近期和David Blanchflower合作的研究报告指出,现在的失业率指标高估了真实情况,重回工作岗位的人究竟有多少,指数是没法反映出来的(因为很多人放弃找工作了)。所以我希望美联储放缓量化宽松缩减的步伐,但是货币政策总是要回归常态的,如果按现行的速度缩减量化宽松也不是生死攸关的事情。

第一财经:上周有多达8位联储主席讲话,基调都是暗示升息可能比预期的要快,是这样吗?你判断美联储会何时升息?

珀森:我想您可能是误读了他们的意思。绝大多数联储主席的意思是认同现行的量化宽松缩减步伐,也就是说今年年底前结束量化宽松。

至于升息,只有其中的一两名提到,是非常少数的,就连最鹰派的达拉斯联储主席Richard Fisher,都表示目前不急着升息,所以你不必这么担心。

我认为最有可能的是在2015年下半年,不过也有一小部分可能性是在2015年二季度,但个人认为二季度会是一个错误。

低通胀:发达国家共同的挑战

第一财经:全球范围来讲,发达国家,包括美国、欧洲和日本的通胀率都还是极低的。你是否鼓励各国央行协同采取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

珀森: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像让财政政策回到2009年的时候,如果各国央行都向着同样的目标努力,自然力量会更大。另一方面,货币政策统一之后,就不会导致利率差异,这也是有好处的。

但是现实中,只有在极端的经济危机的时候,才会有一部分央行联合起来,就像2008年底的时候。所以现在各国央行的情况如何呢?首先看到美联储肯定不会再宽松了,虽然我希望他们慢点收紧政策,但是他们不会这么做。

日本现在是步入正轨了,我认为他们不需要做得更多,只需要维持现状即可。剩下的问题就是欧洲央行了,我和很多人的意见一样,认为他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欧洲的经济增长和通胀水平都太低了。

欧洲:不能仅靠降息

第一财经: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在5月份的央行利率会议上暗示,6月份可能出手加大宽松力度,你认为会采取哪些措施?

珀森:我觉得欧洲央行可能会降息。降息是有用的,但是仅仅靠降息是远远不够的。就在刚刚的会议上,欧洲央行执委Yves Mersch建议创造更多证券资产的需求,比如发行企业贷款债。其他的欧洲央行委员Peter Praet、Benoit Coeure也都提出了同样的建议,我也极力赞同。我认为欧洲应该鼓励中小企业联合发债,欧洲央行可以购买这些债券。

第一财经:我们看到这两天欧洲议会正在选举,作为欧洲银行联盟的起草者,你如何看待未来欧洲银行联盟的前景?

珀森:首先就选举而言,我认为结果可能比很多人预计的要好得多。很多国家的右翼极端反欧势力对选举的伤害程度要比人们担忧的要小得多。这对欧洲是有利的。至于欧洲银行联盟,我和我的同事在一份报告中指出,银行联盟目前还是一种“半联盟”的状态,但是比什么都没有强。尤其是欧洲央行现在开始实施银行资产质量评估,因为去除坏账是建立银行联盟的前提。从这方面来讲欧洲议会选举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欧洲央行治理坏账的决心是非常坚决的。

第一财经:但是银行联盟的进程为何如此缓慢?

珀森:的确,进一步的银行联盟的进程会比较缓慢,因为牵涉到跨境转账,银行重组和存款担保,但是平心而论,目前欧洲银行已经在法兰克福建立了单一的监管机构,并进行统一的压力测试,我认为这是重要的一步。

日本:货币政策接近目标

第一财经:你说日本经济已经步入正轨。日本4月初上调了消费税,你认为会对经济有负面影响吗?

珀森:当然会。任何一个国家,除了特例之外,一般来说增加税收都会拖累经济。所以日本二、三季度的经济增速一定会大幅放缓,但现在的情况和日本上一次上调消费税又有很大的不同。

1997年的那次增税对日本经济产生了致命打击,但日本现在的银行系统比以前小得多,也坚强得多,现行的货币政策也比当时要宽松得多,日本消费者也更能理解消费税上调。而且别忘了日本企业利润也出现大幅上涨。所以我认为上调消费税可能拖累未来半年日本经济增速,但是这不必引起过多担忧,上调消费税是他们必须得做的。

第一财经:你认为安倍经济学的效应还会进一步显现吗?

珀森:安倍经济学的效果还是很明显的,尤其是日本央行推出的大规模刺激政策。即使上调消费税会损伤日本经济的短期表现,但是长期来看,对于投资者信心回归还是有利的。但是日本的结构性调整依然脆弱,他们应该鼓励妇女参与就业,还应该在健康领域提高竞争力,同时应该去除低效农业。这些方面日本还没有取得明显的进展。

第一财经:你认为日本央行会加码货币宽松吗?

珀森:日本很有可能会采取进一步货币宽松举措,但是可能会等到年底。而且,即使加码也不会加很多,因为他们现在所做的已经能够把通胀升到2%的目标,到今年年底可能就离2%不远了。

中国:房市估值过高

第一财经:你认为全球经济目前面临的最大风险是什么?

珀森:总的来讲风险有两种,一种是一般意义的风险,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低增长,全球经济很难回到以前的高增速。第二是大的危机的爆发。我认为全球经济目前已经有较强的抵御风险的能力,人们从事高风险投机行为的趋势有所收敛,因此发生危机的可能性不大。

在中国我们看到一些房地产和地方债的风险,但是对等的,中国政府有足够多的财政手段去应对可能出现的危机。因此全球经济低增长是我更为担忧的。

第一财经:你提到了中国地方债和房地产市场的风险,彼得森研究所认为中国房地产市场会不会有所谓“崩盘”的可能性?

珀森:我的同事罗迪(Nicolas Lardy)的观点是,中国房地产市场可能并不是泡沫,而是估值过高,即使“崩盘”,也不会像西班牙、爱尔兰和美国这些地方,有这么大的破坏力。因为中国人的杠杆率比较低,他们所持有的开发商资产的份额是相当有限的。

所以我们的判断是,中国房价上涨速度可能放缓甚至出现下滑,也许还会拖累中国经济,但是影响肯定不比美国和欧洲的房价下跌。

第一财经:有人认为,全球经济缺乏一个类似于科技大爆发的增长点,你怎么看?

珀森:你提到了科技,确实现在我们看不到一项重大的科技新发现或者新发明能使美国、欧洲和日本一起合作的,比如说互联网。但是我们也不确定,我希望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现在很多企业坐拥大量现金,而不把这些钱投入新的研究发明和投资。这通常是一种不好的预兆。

合肥正循环钻机优点

贵阳风动扳手

合肥绒线铁丝

吉林管道防腐层探测检漏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