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亚太自贸区构想八年探索中方今年系统推动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8:27:29 阅读: 来源:滤膜厂家

亚太自贸区构想八年探索 中方今年系统推动

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二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前夕,东道主力推各方参与亚太自贸协定(又称“亚太自贸区”,FTAAP)。鉴于中国今日的区域影响力,重启沉寂数年的议题,下的绝不是一招“闲棋”。

亚太自贸区早已是APEC成员们的共识。经济体禀赋各异、市场广阔,发展阶段不一,一旦呈梯度的创新扩散,有利于区域共融。同时,空间跨度巨大,制度与文化差异明显,国际贸易在政治经济中又皆非小事。

在北京所酝酿的方案,不再是一对一反复博弈,也不是各联盟围空做眼。中国试图讲的故事,就如由来已久界河两侧的棋子,相互交错,才能成行。好比学者们说,亚太自贸通路,需要一根够宽的面条,无数根成形的细面条,大概很难拼成。

一年多前才启动自贸试验区;然后力主发起基础设施国际金融机构;制定“一带一路”战略频频落子;如今倡导APEC所有成员达成“路线图”。这是一轮“快棋”,显然,也还要有“大棋”。

APEC会议再次来到中国时正逢其成立25年。今年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主题为“共建面向未来的亚太伙伴关系”,三大议题分别为: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促进经济创新发展、改革与增长;加强全方位基础设施和互联互通建设。

亚太自贸区(FTAAP)建设正是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重要内容。中国商务部部长助理王受文近日表示,推动亚太自贸区建设是今年APEC会议经贸领域方面的预期成果。他说,APEC要为亚太自贸区建设做孵化器。

在结束6日最后一轮APEC高官会之后,中国商务部官员透露,APEC成员已初步完成亚太自贸区路线图的制定,也准备就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问题开展信息交流与合作。亚太自贸区建设是本次高官会的主要讨论内容之一。

中国商务部国际经贸关系司司长张少刚在APEC高官会结束后的吹风会上表示,各方同意加强亚太地区不同贸易安排之间的互动和信息交流,也准备就亚太自贸区安排开展全方位的战略研究,就开展亚太自贸区问题启动一系列的谈判能力建设,争取通过共同努力为实现最大范围的亚太一体化奠定坚实的基础。

能够在今年的APEC会议上务实推动亚太自贸区的建设将是一个突破性的进展,南开大学APEC研究中心主任刘晨阳说。

刘晨阳说,尽管之前学界和工商界进行过亚太自贸区的相关可行性研究,但这些只属于政策建议。一旦APEC成员同意展开战略研究,这将代表APEC成员的官方立场,成为启动谈判的基础。

中方今年系统推动亚太自贸区

刘晨阳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亚太自贸区的设想最早于2004年由学界提出,得到了APEC工商咨询理事会的响应,并体现在工商咨询理事会向领导人提交的政策建议报告中。

2006年,在越南河内召开的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亚太自贸区概念被写入领导人发表的联合宣言,宣言提出要将建立亚太自由贸易区问题作为远景目标加以研究。此后,几乎在每一年的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对亚太自贸区话题都有涉及。

2010年,在日本横滨举行的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最后通过的领导人宣言要求亚太经合组织采取具体措施,实现亚太自由贸易区,认为这是进一步推动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的主要载体。会议还通过了《建立亚太自由贸易区的可能途径》这一成果文件,认为“10+3”(东盟十国加上中国、日本和韩国)、“10+6”(东盟十国加上中国、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等是实现亚太自由贸易区协议的重要环节。

尽管亚太自贸区的想法从提出至今已经有10年的时间,但由于立场没有统一加之条件不够成熟,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在APEC成立25周年和茂物目标确立20周年之际,中国作为APEC会议的东道主提出了新的目标。

刘晨阳认为,如今亚太自贸区面临条件成熟的环境,中方也希望借主办APEC会议的机会发挥引导力,积极推进这一议题。

在今年4月的博鳌亚洲论坛上,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开幕式的主旨演讲中提议可考虑启动亚太自贸区的可行性研究,以实现亚太地区贸易投资利益最大化。当时李克强援引数字说,过去十多年,亚洲区域内贸易规模从1万亿美元扩大到3万亿美元,占区内各国贸易总量的比例从30%上升到50%,区域经济一体化是地区各国的共同利益所在。

今年的博鳌亚洲论坛还特别设立了以APEC为主题的分论坛。外交部副部长李保东当时表示,今年或将启动亚太自贸区的进程,这是今年APEC要实现的宏伟目标。李保东也是APEC高官会主席。

李保东说,由于全球化深入发展,区域自贸区如雨后春笋般发展,亚太经济合作处在一个十字路口,面临着碎片化还是经济一体化的重大抉择。

“建立亚太自贸区的愿景目标在10年以前就提出来了,8年前就写入了领导人宣言,我们已经用了很长的时间来讨论这一问题,现在是应该采取行动的时候了,现在我们认为今年应该吹起号角,启动FTAAP的进程,这就是今年APEC要实现的很宏伟的目标。”李保东当时说。

在今年5月青岛举行的APEC贸易部长会议上,亚太自贸区成为重要议题。中方在会议上主张积极探讨制订实现亚太自贸区的路径和方式,及早开展亚太自贸区可行性研究,启动亚太自贸区建设进程。

当时商务部国际经贸关系司副司长孙元江强调,未来的亚太自贸区是建立在现有自贸协定谈判的基础之上;推进亚太自贸区建设也不意味着立即启动谈判。“这是一个进程,一个长远目标,而APEC将成为未来亚太自贸区的孵化器,为未来亚太自贸区建设提供指引和智力支持。”他说。

这次贸易部长会议同意,将从2014年起为加强区域经济一体化和推进亚太自贸区采取切实行动,为推动最终实现亚太自贸区奠定坚实基础;同意在亚太经合组织贸易投资委员会建立加强区域经济一体化和推进亚太自贸区“主席之友”工作组,启动亚太自贸区进程,全面系统推进合作;同意制订《APEC推动实现亚太自贸区路线图》,为推进亚太自贸区进程提供支持和指引。

会议同时同意建立亚太经合组织自贸区信息交流机制,提升各个自贸区的透明度,同时加强亚太自贸区的分析研究,为实现亚太自贸区夯实基础;同意进一步加强自贸区谈判能力建设,帮助各成员特别是发展中成员提升商谈全面、高质量自贸区的能力。

目前,亚太自贸区“主席之友”工作组由中国和美国联合担任主席。在这一工作区的牵头之下,APEC成员正在推动实现亚太自贸区的路线图。

11月4日,中国商务部部长助理王受文在媒体吹风会上表示,目前APEC区域里已经有50家左右的自贸区,其中包括双边、三边以及三边以上成员。但这些自贸协定有不一致的地方,对整体APEC经济发展而言,不如建立一个自贸区有利,这也是APEC领导人在2006年提出这一共识的原因。

刘晨阳说,在亚太一体化的进程中,多个自由贸易协定并行发展带来了碎片化的隐忧,而亚太自贸区将使现有的路径实现殊途同归,缓解竞争和碎片化的隐忧。

“2006年到今年以来,这么多年大家也做了很多努力,也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是还不够,还不够理想。”王受文说。在此次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中方特别强调,希望能把2006年领导人提出来的愿景采取具体措施,把愿景转化为具体的行动。

“在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我们特别希望能够通过APEC推动实现亚太自贸区的路线图,原来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景,现在我们希望能制定出一个路线图,为实现亚太自贸区而努力。”王受文说。

至于亚太自贸区路线图实现的时间表,王受文表示希望能够在大家协商一致的基础上,在现有的区域内自贸协定、建设成就的基础上早日实现。他表示,APEC作为论坛而非谈判机制,在APEC场合上所讨论的这些问题,是大家本着协商一致的原则达成的一致意见。因此在路线图里制定过程中,对于纳入什么内容,采取什么措施,是大家要共同协商,不存在谈判的问题。

TPP与RCEP互动

建设亚太自贸区在APEC成员中已经形成共识,但在实现这一目标的路径上还存在不同路线。“建设亚太自贸区已是一致的目标,只是对于亚太自贸区建设的步骤、节奏和形式还存在不同观点。”刘晨阳说。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院长李向阳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目前有两种路径,一种是TPP路径,一种是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路径。“未来需要探讨的是能够兼顾这两者的。能不能找出第三种路径,就是在这两者之间找到共识的路径,这是理论上需要探讨的问题,是未来研究的重点方向。”他说。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前发改委副主任张晓强也持有相似看法。他表示,目前区域经济一体化中有两条路径,一条是美国主导的TPP,代表了美国路线。另一条是东盟主导的RCEP,代表了亚洲路线。“如果这两者变成一种竞争,出现碎片化将不利于发展。”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在10月底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建议,中美两国政府在11月举行的APEC会议上就中美投资和贸易谈判(BITT)寻求共识,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融合,就中国加入TPP及美国加入RCEP展开讨论。

在另一份研究报告中,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认为,作为连接TPP和 RCEP之间桥梁的中美自由贸易协定(FTA),应该在TPP和RCEP两个谈判完成后应运而生。报告提出的时间表为在2014年底,由中美两国智库联合发表倡议书,宣布共同推动两国政府启动正式中美FTA谈判,并提交给政府切实可行的方案;建议中美两国政府在2015年正式启动中美 FTA谈判。

张晓强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在三年之内启动贸易谈判,则可以加强美国路线和亚洲路线的战略互动,成为推动两条路径的桥梁,有利于亚太经济的一体化。

在刘晨阳看来,建设亚太自贸区不止两个选项。除了TPP和RCEP的对接融合之外,也有可能重新开始新的谈判。在之前的研究中还提出过“21-X”的建议,即如果APEC21个成员中有成员希望稍后加入亚太自贸区谈判,那些认为条件已经成熟的成员可以先行展开谈判。

“亚太自贸区的起步可以从可行性研究开始,不需要过于明确的路径。”刘晨阳说。他预期在今年APEC成果文件中对亚太自贸区的表述也将持包容性的立场,避免哪个路径可行的争论,而是放眼长远,最终根据实际进展来推进。

《华尔街日报》此前报道称,启动亚太自贸区的努力受到了来自美国的阻力。商务部部长助理王受文回应说,亚太自贸区建设是21个成员共同的愿望,也是本次APEC部长级会议,特别是领导人会议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目前各方都在采取建设性的态度进行磋商。“如果你们再翻一翻5月份青岛贸易部长会议上,部长宣言部长声明的话会看出来,大家对推动亚太自贸区建设都是抱有热情和积极的态度的。”他说。

11月6日,商务部国际经贸关系司司长张少刚也说:“中美在亚太自贸区建设方面是合作关系,而不是对抗关系。”他举例说,APEC已成立亚太自贸区“主席之友”工作组,由中美联袂主持,正积极推动亚太自贸区路线图。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称,华盛顿方面担心,FTAAP谈判会阻碍其完成TPP谈判的努力。美国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曾表示完成TPP谈判是美国在亚洲最重要的经济目标。

“美国力推的TPP正处于关键阶段。”刘晨阳说。11月8日,TPP谈判部长级会议将在北京举行。日本内阁官房TPP政府对策本部内阁审议官涩谷和久此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APEC会议将是TPP谈判的一个重要契机。

TPP谈判原计划于去年结束,但由于各方仍存在分歧,谈判错过了最后的期限。在经历了又一年的谈判之后,尽管没有再设定新的期限,但各成员国希望能够在今年年底之前完成谈判。

TPP的前身是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它由新加坡、新西兰、智利和文莱四国于2005年发起。2008年,美国决定加入谈判,从此改写了TPP的命运。目前,TPP成员已经从最初的四国扩展至12个国家。它们分别是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墨西哥、秘鲁、智利、新加坡、文莱、越南、马来西亚和日本,这12个国家也均为APEC成员。

TPP成员国的经济规模占世界经济总量将近40%,贸易规模也超过了全球贸易额的40%。TPP的目标是建立一个“面向21世纪、高标准、全面的自由贸易”的平台。除了探讨货物关税、投资、服务这些一般自贸区谈判都会涉及的内容,TPP谈判还包括知识产权、竞争、环境、政府采购等关乎各国国内经济制度建设问题。

与TPP同时在推进的RCEP则于2012年11月宣布启动,目前已经从程序磋商进入实质性谈判阶段。一旦建成,RCEP将覆盖全球大约一半人口,其经济总量也将超过世界经济总量的四分之一,从而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自贸区。

RCEP与TPP的谈判成员有所重叠。参与TPP谈判的12个成员国中,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越南、马来西亚、文莱和新加坡也正在参与RCEP谈判。

在RCEP启动之前,东盟十国已经分别与另外6个国家签署了5份自由贸易协定,其中东盟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签署的是同一份自贸协定。此外,印度与日本也签订了双边自贸协定,韩国与澳大利亚也完成了自贸协定谈判,中国与澳大利亚的自贸区谈判则进入了最后的关键阶段,有望在今年年底之前达成。

按照RCEP的时间表,东盟希望能够在2015年年底之前完成谈判,这一年也是东盟共同体成立的目标时间。

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执行理事长许宁宁介绍,RCEP的目标是消除内部贸易壁垒、创造和完善自由的投资环境、扩大服务贸易,它还将涉及知识产权保护、竞争政策等多领域,其自由化程度将高于目前东盟与另外6个国家已经达成的自贸协议。

由于参与RCEP谈判的发展中国家成员较多,RCEP谈判将考虑16个国家的发展差异,不采取“一刀切”的方式,表现出更多的灵活性。

在RCEP启动之前,中国支持在东亚范围内建立“10+3”的自由贸易安排(EAFTA),即东盟十国加上中国、日本和韩国;日本则主张在“10+3”的基础上,引入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即“10+6”,建立东亚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CEPEA)。RCEP被视为以上两个选项的折中方案,是东盟版的“10+6”。

亚太自贸区与TPP、RCEP并不矛盾,至于是合并同类项,纳入总的贸易安排,还是“另起炉灶”推进亚太自贸区,目前各经济体还处于研究阶段,张少刚说。

济南吸笔

贵阳75搅拌站价格

黑龙江防爆电筒

相关阅读